白日戒燃。

发现以前脑洞太多了,而且还挺想填坑的,毕竟加起来也有几万字,大多只有个故事开头。同人也有,原创也有啊。
不过得先把作业写了…。

记一个设定。

厌恶我所在之地。

想玩这个。

“慢!刀下留人!”


到现在都没勇气练字。

毕竟懒到死。

笔是秀丽。还不好看是我的锅。十几块钱四支还有六个墨囊,穷人必备。

最近的读书报告。

1.《飘》(《乱世佳人》)

几个月之前,读到斯佳丽初进亚特兰大就不了了之。前几天又重新拾起,没想到自己居然还可以迷恋上这种类型的大部头小说。很好看。

斯佳丽性格中的魅力令人费解。她显然不是传统意义上闪闪发光的女主角。任性、虚荣、自私,举手投足都是爱尔兰人的意气,却又千娇百媚。她才学浅薄,思想简单,纯粹而坚韧,对阿希礼的崇拜中暗含着狂热和偏执。瑞特这个角色实在塑造得恰到好处,尤其是反叛与爱的命题。玫兰妮代表传统女性之美,“母亲”是这个极度善良的小女人最渴望和适宜的角色。阿希礼经历了错误的战争,因错误的感情处在错误的地位,注定只是旧时代的剪影,是斯佳丽无法舍弃、崇高而片面的梦。

悄咪咪说声,...

不知道写了什么。

“他再看不见橱窗里的面包,看不见他曾经如此执着于的黄油和果酱,他的味蕾伴随着心跳陷入了无休止的绵长怠工。他的灵魂会有漆黑的瞳孔,会有悦耳的笑声,会像风一样扫荡着奔走在旷野,会在无形的疲惫后在树下休憩。他再也不会收到一封信,就像生前一样,破碎的字句和顽固的定理仍然响彻校园的角落。无人为他悼念,再没有生日蛋糕和亮晶晶的蜡烛,一方小小的匣子,囚住他的骸骨和血肉,正如一颗幼小娇弱的种子,栽在林荫中,又像十几年前那个安静酣睡在子宫中的婴儿,仿佛这一生的故事太短,他匆匆来过一遭,便赶忙将自己无心洒落的影子湮灭在夜晚中,欢笑和寂寥都揉捻在一块,埋葬于漫天星辰的铺成的温床上。他就在星星下,永远永远,星星透过窗...

谈谈《局外人》。

〖前两段与全书内容无关 非常不浪漫的书评在后面 情节有剧透啊注意
   这本书是我无论如何见人都想安利但话到嘴边却又舍不得的珍宝〗
-
第一次读是深夜了。大概看了一页半吧,觉得挺有意思的,关了灯,睡觉。自招前的几天,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,每一寸皮肤都冰冷地发烧。
-
最近的书,都是断断续续读的。
记得读《局外人》的时候,又是夜里。我读书的时候喜欢安静。偶尔会兀自笑出声来,或者伸个懒腰在床上打滚。总之不是外人眼中的模样。唯一被惊扰的只有电线杆上的猫,它们和我一样,都是夜晚的独行侠。
这书实在是薄。正文五六万字,小小一本。我喜欢这种留白的排版。书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东西,一行一行的油墨字在白纸上...

唠嗑。

很久没有写完文章这么开心了。仍旧是意犹未尽的感觉,渴望白天再杀个痛快。
可惜这样一来好像睡不着了……。
写自己的话,当然是文思泉涌啊哈哈哈哈。我这种传奇人物,一向是有很多故事没人听的。
希望自己早点睡。
主要是怕长不高了。

春意。

[在墙上,
    寻见一点儿嫩绿。
    像嬉笑的风路过时
    偷偷画下的暗号。]

P.S.为什么是春意?
      作于2017.4.18。
      哪怕只是一点儿苔藓都会让我这么开心吗?

一个梦的故事。

[减文风的童话格调.果然还是不擅长这种嘛……]
      我做了一个梦。
-
      这个梦没有名字。它发生在星期五的深夜,或许是星期四。无论如何,这是一个来自夏夜的梦。
       恍如白昼的光亮笼罩了这个逃逸的梦,最后它被房屋尖顶上深翠而慵懒的常青藤打散了,这些匍匐着的名媛在静悄悄的月光下舒展着自己光滑的腰肢,傲慢地紧掐住梦的翅膀,发出咯咯的恼人笑声。
       我也希望...

以前网易云推给我的,第一次听觉得好温柔的歌,调也是轻轻的。
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听过了,这是一首淹没在几百个歌名中随机都很难出现的良曲。但是说来,还是觉得很喜欢。就像某位故友,彼时谈起复想起,眉眼弯弯。